现在的位置:

券商三十年,新闻会客厅

2019-04-19天津海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字体:
  • 亚洲新闻网 新闻会客厅: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硬核財經(ID:yinghecaijing)作者:Original核叔 1986年冬,人民大會堂首次迎來了一位華爾街大亨——紐交所董事長約翰·范爾霖,並受到了鄧公的親切接見。在會見時鄧公接受了范爾霖贈送的紐交所證章,回贈給客人的是一張中國公司的股票。 「你們有個紐約股票交易所,我們中國也可以試試嘛。」 這一光榮時刻屬於上海飛樂音響(600651)股份有限公司(小飛樂),這家公司於1984年10月由飛樂電聲總廠發起設立,並向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市分行申請發行股票,11月14日正式向社會公開發行。 1989年發行的小飛樂股票 在小飛樂成立之前,1984年7月天橋百貨已經完成股份制改造,成為新中國第一家股份制公司。 當年天橋百貨先於小飛樂發行300萬元的股票,但是和真正意義上的股票還有明顯的差距。天橋百貨的「股票」上竟然出現了「五年還本、每年5.4%利息外加分紅」的條款,這更像是一隻債券。 當時這種類似債券的「股票」不下十幾二十張,但是統統不符合國際通行標準樣式,唯獨小飛樂一開始就以規範的股份制企業的要求來進行轉制、設計股票,成為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張股票。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那個沒有證監會、證交所和證券公司的年代,股票的發行、流通全都控制在銀行手中,申請股票的發行需要通過中國人民銀行的批複,而剛剛成立的工商銀行(601398)成為了最早的營業部和交易所。 1986年9月,中國工商銀行上海信託投資公司靜安分公司開辦代理股票買賣業務,開業第一天代理賣出飛樂音響公司和延中實業公司發行的股票1000多股。當時在靜安分公司開業前,這還是一間10平米的小理髮店。 不過這種由銀行全盤掌控的局面並未維持多久,因為屬於中國券商的新時代已經到來。 新時代大幕 新中國的證券市場是從模仿西方國家開始的,證券市場的初期建設也是由海歸派主導的。當年海歸派中的商學院學生組織了一個中國旅美商會,簡稱CBA,成員中的高西慶、李青原、劉二飛、王巍等人,都是之後在資本市場叱詫風雲的人物。 在CBA這群人裏面,還有一對親哥倆,哥哥王東明讀的是美國喬治城大學,弟弟王波明讀的是哥倫比亞大學。 這哥倆的背景可不簡單,他們的父親王炳南曾是周總理的親密戰友,1964年官至外交部副部長,後來因為政治原因被誣陷迫害,哥倆的青少年時代基本都在北京街頭上瞎混,弟弟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燒鹼車間里當工人。 直到父親被平反之後,又恰逢中國改革開放,兩人這才有了出國留學的機會,1980年哥倆一塊兒到了美國。 當年出國的那群人可是實打實的鍍金,哥哥王東明1984年學成歸來,就直接去了北京華遠經濟建設公司任副總,而當時的任志強,也不過是華遠公司建設部的一個小經理。 弟弟王波明就更厲害了,1987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拿到法學碩士學位,頂着常春藤畢業生的光環,王波明還在紐約證券交易所工作過一段時間,並且親眼見證了紐約股市的暴跌。得益於在華爾街的這段經歷,王波明回國后就參与了中國證券市場的創建工作。 萬壽賓館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88年9月8日,北京萬壽賓館。一個具有劃時代意義的會議,在這裏悄然舉行。 該會議是以國家體改委和中國人民銀行總行體改辦的名義組織的,名為「金融體制改革和北京證券交易所籌備研討會」。當時,剛從紐交所辭職回國的王波明也參加了這個會。 當時到會的一共有一二十人,包括時任人民銀行副行長的劉鴻儒、中創公司總經理張曉彬、中農信公司總經理王岐山,以及時任外貿部部長助理的周小川等。 這次會議的最大成果就是,確定組建證券交易所研究設計聯合辦公室,簡稱「聯辦」,張曉彬、高西慶、陳大剛和王波明等人,共同編寫了《關於中國證券市場創辦與管理的設想》。他們充分運用在國外的所學,搭建起了中國證券市場的一個基本框架。 證券交易所研究設計聯合辦公室成立簽字儀式 1989年3月聯辦正式成立,王波明任副總幹事。聯辦在成立后幹了四件大事,分別是主持參与了深圳證券交易所、上海證券交易所、全國證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和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設計、創辦和組建。 1990年中央正打算開發上海浦東,明確提出把上海建成遠東金融中心,當時上海的朱市長極力邀請「聯辦」到浦東籌劃股票交易所,並表示可以解決他們的戶口問題。 幾個月後,朱市長在加拿大訪問時,就宣布上海要建立自己的股票交易所,而且年底就要開門。既然上面發話了,肯定得趕緊做出來。 就這樣,1990年12月19日,上海證券交易所舉行開業典禮。在此之前,深圳證券交易所為了搶到「第一」稱號,居然就趕在12月1日試開張了。同年12月5日,全國證券交易自動報價系統(STAQ系統)正式開始運行。中國證券市場就此建立起來。 1992年中國證監會正式成立,「聯辦」開始退居二線,創辦了旗下一攬子財經媒體,包括《財經》(博客,微博)、《證券市場周刊》、和訊網等,王波明成為全國最大財經媒體的總編。 弟弟王波明從資本市場轉去了做傳媒,而從事房地產開發的王東明,卻轉戰證券行業,開啟了自己近30年的券商生涯。 萬國王朝:1988-1995 在新中國資本市場的歷史上,上海永遠扮演着先驅者的角色,但是新中國的第一家證券公司並未誕生在上海,而是特區深圳。 就在王波明回國前夕,1987年9月誕生了新中國的第一家證券公司——深圳經濟特區證券公司。 當時的特區證券是集交易所、登記公司、證券公司於一身,從股票的發行、登記、交易全部在小小的營業廳里完成。1987年深發展成為特區證券的第一隻掛牌股票,即後來深交所的000001。 但是與上海相比,當時深圳的金融人才極度匱乏,90年代之前的深圳券商一直沒能形成氣候。中國券商史上第一個大王朝誕生於1988年的上海灘,而這個王朝的締造者是被譽為「證券教父」的管金生。 萬國證券 圖片來源於網絡 管金生是知識改變命運的典型,出身於江西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的他,1965年考上了上海外國語學院法語系,改革開放后的1982年他在母校獲得了法國文學碩士學位。 但是在當年法語專業沒有任何對口的工作,而剛剛成立的上海國際信託投資公司又急需高素質人才,就這樣管金生誤打誤撞進了金融行業。在上海信託,管金生先後任經理助理、副經理,並被選送到比利時布魯塞爾自由大學深造,成為法學、工商管理雙料碩士。 1988年2月,萬國證券公司正式成立,由上海信託等10家股東籌資3500萬元,管金生任副董事長、總經理、總裁。同年,脫胎於人行上海分行和交通銀行(601328)的申銀證券和海通證券(600837)也先後成立。 1990年上海證券交易所成立后,這三家券商的掌門人均為上交所的理事,除管金生外,還有申銀證券的闞治東和海通證券的湯仁榮。 上交所成立之日:右三至右一分別為闞治東、管金生和湯仁榮 1988年最早一批成立的證券公司多達33家,執牛耳者卻是上海這3家券商,管金生的萬國證券更是獨領風騷。 萬國成立不到兩個月,就作為中國第一家證券公司在國際證券界亮相——在由20多個國際證券公司組成的、對意大利國民勞動銀行新加坡分行在倫敦發行歐洲日元證券的承銷團中,日本野村證券任總幹事,萬國任副總幹事。1992年年底,在香港與李嘉誠合作,一舉收購香港上市公司香港大眾,完成了大陸證券公司首次收購境外企業並成為控股人。 1993年萬國證券在首批券商信用評級中成為唯一獲得國內AAA最高信用級別的一家。1994年,萬國證券A股交易占上交所總成交量的22%,B股則達到50%,在上交所會員中首屈一指。當年上市的上海12隻B股中有8隻是由萬國證券作國內主承銷商。 這家起步時只有3500萬元資本金的證券公司,在短短6年的時間就發展成資產規模數十億元的綜合性公司,並在新加坡、倫敦開設分公司。如日中天的萬國打起了「萬國證券,證券王國」的旗號,聲言要成為中國的野村、中國的美林。 但是萬國王朝在邁入1995年春天之時走向了它的末路,震驚中外的327國債期貨事件發生之後,管金生和他的萬國證券一同消失在歷史的塵埃里。 根據後來的處理結果,327事件被定性為一起嚴重的違規事件,起因是多空雙方在國庫券是否加息上存在分歧。 圖片來源於網絡 1992年,上交所推出了國債期貨市場,327品種是該年發行的3年期國債期貨,1995年6月到期。本來國庫券是固定利率,但是為了吸引更多投資者買入,國家會提供保值貼補,固定利率變成了浮動利率。 市場在1994年底就傳言327等低於同期銀行存款利率的國庫券可能要加息,但是管金生從始至終都認為不可能加息,因為一旦加息需要國家多支出10多億元的資金,在客觀形勢吃緊的情況下,顯然絕非易事,當時萬國證券是市場上第一大空頭。 2月23日,財政部發出公告,關於1992年期國庫券保值貼補的消息終於得到證實,現券由9.50%的利率提高到12.24%。也就是說,327的到期價格將會提高,對空頭來說大大不利。 當天以中經開為首的多方力量勢不可擋,一開盤327價位就跳空高開,數百萬的空單被輕而易舉地吃掉,價格大幅飆升,收盤前8分鐘為151.30元,看起來空方大勢已去。 有人算過一筆賬,按照16時22分13秒的交易價格151.30元到期交割,萬國證券賠60億元,這樣的損失將導致公司破產,被逼到絕路的管金生只能孤注一擲。 在管金生的指示下,萬國證券一次性丟出730萬口(約合人民幣1460億元)的拋單,多方頓時兵敗如山倒,327收盤價被壓制在147.40元。照此計算,萬國證券不僅不虧,而且凈賺42億元。 327國債期貨1995年2月23日當天走勢 2月23日收市后,327的持倉總量高達1400萬口,若單邊計算,約合人民幣2800億元,是327相應的現貨債券的12倍。當晚上交所宣布:23日16時22分13秒之後的交易異常,經查是某會員公司為影響當日結算價而蓄意違規。 管金生押上萬國幾乎所有家當豪賭國債,結果滿盤皆輸,1995年4月落寞辭職。萬國證券經此一仗,元氣大傷,不久被重組。 5月17日,中國證監會作出了暫停國債期貨交易試點的決定,兩天之後,管金生在海南被捕,罪名為貪污、挪用公款40餘萬元,但沒有違反期貨交易規則的說辭。 有人說,管金生是因327而生出禍端,卻硬套了一個行賄的罪名,可謂張冠李戴。1997年2月3日,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管金生17年徒刑。 管金生的老朋友闞治東則幸運躲過一劫,327事件發生時闞治東正在香港出差,在通信極為不便的年代,遠在上海的申銀證券不敢輕舉妄動,才不至於落得與萬國同樣的下場。 327風波之後,在上海市政府的安排下,申銀證券與萬國證券合併為申銀萬國證券,闞治東掌管兩大巨頭,成為上海證券界頭號人物。但是高處不勝寒,1997年闞治東因為「陸家嘴(600663)事件」被撤職。 如今的萬國證券和申銀證券,只能在申萬宏源(000166)這幾個字里找到一絲存活過的氣息了。 君安王朝:1992-1998 1992年誕生了四家在後來叱吒風雲的券商,分別是北京的華夏證券、上海的國泰證券以及深圳的南方證券、君安證券。 其中,前三家券商的來頭可不小,均由四大國有行和中國人保發起設立,註冊資金10億元,被稱作三大全國性證券公司。先前已經投身證券行業的王東明,1992年-1995年在華夏證券和南方證券分別任職。 與三大全國性券商相比,君安證券就略顯寒酸了,註冊資金僅5000萬元,不過君安的軍隊背景是全國其他券商所不能比的,中國名稱里有君(軍)的券商只此一家。 圖片來源於網絡 這家有着軍隊背景的券商,其創始人張國慶就是一名退伍軍人。張國慶自部隊複員之後可謂順風順水,1970年代進入湖北人民銀行系統,後任職湖北人行辦公室副主任,80年代末調任深圳人行證券管理處處長。 1992年10月,由包括軍隊企業在內的5家國有企業投資設立的君安證券成立,張國慶擔任總經理。 君安證券在中國股市翻雲覆雨長達五年,1993-1998年深交所成交量第一。在發跡於1996年至1997年的大牛市中,君安頻頻得手,尤其在長虹一戰中大獲全勝,攫取了超過40億元真金白銀,君安也一度執市場之牛耳。 君安證券1997年底的總資產達175億元,利潤7.1億元,當時在國內均名列第一。張國慶也因此與管金生、闞治東一道,被稱為中國股市教父級人物。 在君安證券巔峰那幾年,還有一個小插曲,1994年的那次「君萬之爭」轟動全國,張國慶得到了「門口的野蠻人」的稱號。 3月30日上午10點30分,張國慶親自告知王石,君安已經聯絡了部分萬科的股東,準備對萬科的經營戰略提不信任票,並建議改組董事會,新聞發佈會將在2個半小時后召開。這是中國企業史上,股東與管理層的第一次直接對抗。 《告全體股東書》和《改革倡議》 被逼到了牆角的王石的反應與最近一次的「寶萬之爭」如出一轍,他當即動用一切關係和手段,向萬科最大的股東——國有股發出了求援,同時穩住一部分參与倡議的股東。 3月31日,王石向深交所提出緊急懇請,以「防止人為操縱股價異動」為理由,要求停牌萬科,並獲得批准——這是中國股市的第一次停牌。 就這樣,萬科股票被整整停牌了4天,而萬科贏就贏在王石發現了君安高層的老鼠倉,總計購買了2000萬元的萬科股票,這一發現讓君安發難的正當性受到了質疑。 最終北京的證監會站到了王石一邊,試圖靠襲擊戰而牟利的張國慶見大勢已去,只好向證監會的南下代表承諾: 「既然是你們發話了,就是一盤臭狗屎讓我吃,我也把它咽下去。」 不過在1997年君安證券邁向巔峰之時,張國慶早已忘掉了當年的挫敗感,走下了他人生中最險的一步棋——管理層收購(MBO)。雖然MBO在今天的資本市場略顯平淡無奇,但在當時卻是君安開風氣之先的最大胆創新。 君安證券在1997年進行增資擴股到7億。經過安排,君安職工持股會變成君安證券的控股股東,持股比例達77%,原大股東合能集團持股僅7.71%,成為第二大股東。 君安職工持股會的兩大股東分別是「新長英」和「泰東」,分別為當時君安董事長張國慶和總經理楊駿控制的兩個投資公司。就這樣,君安證券從一家國企變更為私人控股的企業,這在後來的國企改制中出現了無數這樣的案例,比如高俊芳和她的長春長生。 但在1997年這種創新方式並不為人所接受,搞不好是要吃槍子兒的!終於災難還是降臨了,當時君安一位分管財務的副總經理,因不滿自己在公司內部的失勢,遂將MBO方案及公司全部賬目拿到紀檢監察部門舉報。 很快,證券監管部門和審計機構派出工作組進駐君安。1998年7月,審計結果查明,張國慶等人「賬外違法經營隱瞞轉移收入」的總額在12.3億元左右,張先後動用5.2億元,獲得君安約77%的權益。 有關部門認定,張國慶涉嫌「侵吞國有資產,將國有資產變相轉入私人名下」,1998年9月,他以「虛假注資」和「非法逃匯」等罪名獲刑4年。在那個證券市場的蠻荒時代,中國股市三大教父無一倖免。 張國慶鋃鐺入獄后,君安證券被安排與上海的國泰證券合併為國泰君安,成為當時國內最大的證券公司。 後來有媒體在一則評論中意蘊複雜地說,「假如張國慶的MBO晚個兩三年,他或許不但不會有如此下場,反而成為競相歌頌的英雄也未可知。試問,從這個世紀初開始的MBO熱潮,讓多少國有企業的經營者一夜之間搖身一變,成為坐擁億萬的富豪,同時還享盡殊榮美譽」。 含着金鑰匙出生的中金 在中國證券市場建立后的很多年裡,國內沒有任何一家純粹的投資銀行,當時證券的保薦、承銷等投行業務在券商經營中只佔很小一塊,一直到1995年中金公司的誕生,中國才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投行。 1995年之前,中國一些大型企業希望去海外上市,但國內還沒有一家投資銀行可以擔當此任。由此,一些金融領域的專家、官員希望建立中國真正的國際化的投資銀行,成立合資投資銀行這一方案成為不錯的選擇。 1993年,華僑林重庚——時任世界銀行駐中國首席代表——向高層遞交了一份報告,闡述在中國成立一家中外合資投資機構的迫切性。 不久,這些呼籲得到了高層的反饋,要求中國建設銀行(601939)負責向央行提交相關的可行性報告。隨後,人民銀行出台了對應的政策《中外合資投資銀行類機構管理辦法》。當時,恰逢摩根士丹利急於打入中國市場。幾經接洽,建行與大摩最終達成了一致意見。 1994年10月25日,中金公司五位股東代表:時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王岐山,時任摩根士丹利總裁約翰·麥克,時任中國經濟技術投資和擔保公司總裁蔣樂民,時任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副總裁鄭國枰,時任名力集團董事總經理查懋聲齊聚釣魚台,舉行了簽字儀式。 1995年6月25日,中金公司掛牌成立,王岐山出任中金公司第一任董事長,林重庚任第一任CEO,楊彬、湯世生和方風雷任副總裁。 雖然中國證監會有規定,合資投行外方不能超過33%,但中金公司成了一個特例:流量被壟斷,內容平台生意難做?看看這群前阿里人的解決方案占股比例達到了34.3%。 摩根士丹利帶來的最大貢獻,不僅僅是為中金建立了完整的投行體系,而且從組織架構到薪酬體系,甚至企業文化,都有着大摩的影子,這也讓中金變成了中國最專業的國際投行。 摩根史丹利(002588)圖片來源於網絡 1997年10月,中國移動的海外上市成為中金公司第一單主承銷業務,這是讓國內所有券商都羡慕的大單,中國移動在港交所和紐交所上市,融資42.2億美元,中金公司獲利不菲。 此後,中金公司一發不可收拾,相繼完成的海外IPO項目包括中石油、中石化、中國聯通(600050)、中國人保、中國人壽(601628)等,中國企業的海外項目幾乎被中金壟斷。 1999年,中金公司獲得A股承銷資格,隨後的2000年,中金公司以一單融資額78.5億元人民幣的寶鋼IPO,高調進入國內A股市場,並雄踞國內A股承銷第一的位置長達3年。此後的中石化、招商銀行(600036)、中國聯通的A股IPO,均由中金公司斬獲。 由於中金公司走的是純投行戰略,所以基本上沒有萬國、君安那樣的投資風險,但正是因為這樣的純投行戰略,使得中金漸漸被競爭對手趕超。 的確,中金公司拿大單的能力在國內無人能及,不過隨着大國企上市資源的逐漸枯竭,中金的利潤來源也大量減少。 圖片來源於網絡 在2009年創業板推出后,上市主體逐漸由中金擅長打交道的大型國企,轉變成規模相小的民企。由於骨子裡的心高氣傲,以及缺乏做小項目的經驗,中金只能眼睜睜看着創業板的蛋糕被競爭對手瓜分。 而且中金的經紀業務也只重視高端、QFII、超大戶和大客戶,在與中投證券合併之前,中金在全國只有20個網點(2015年),反觀中信的營業部數量早就超過200家了。 另外,中金在融資融券方面也落後于同行業,在2012-2014年IPO暫停的那段日子,其他券商憑藉創新服務填補了因為無法承銷IPO的損失時,中金卻一無所獲。 為了扭轉在經紀業務上的劣勢,2016年中金公司選擇與擁有200家營業部的中投證券合併,但是合併后的中金公司,其凈資產、營業收入、凈利潤仍排不上全國前十。 2018年,中金公司失去券商一哥的位置已經12年了。 那四年,券商倒閉了一半。 已經與中金公司合併的中投證券,這家券商可謂命途多舛,它的前身正是曾經威震一方的南方證券,這一切還要從21世紀初那次券商的至暗時刻說起。 2001年6月14日,上證指數創出2245點的歷史新高,也是在這一天,國務院發佈《減持國有股籌集社會保障基金管理暫行辦法》,在今天股東減持都是重大利空,而當年的國有股減持是以官方文件的形式發佈的,其威力可想而知。 由此,國有股減持直接導致市場上流通的股票數量大大增加,如購買力不變的話,其結果就是股票價格的下跌,而這一跌就是整整四年!在這四年的漫漫熊市中,滬深兩市A股跌幅超過40%的股票近千隻,佔總數的比例超過70%。 尤其庄股在熊市中跌幅巨大,跌幅超過70%的股票,基本都是業績較差的股票,跌幅超過90%的股票,大部分都是ST股票,比如銀廣夏這隻造假股票,4年跌幅高達95%,是跌幅最大的股票,曾經在327事件中大獲全勝的中經開也葬身於此。 2001年-2005年,滬指從2245點一路下跌到998點,這期間證券公司幾乎倒閉了一半,而最令人扼腕嘆息的當屬三大全國性券商之二的南方證券和華夏證券。 圖片來源於網絡 南方證券的巔峰在2000年,其承銷業務排名位居全國第一,經紀業務躍居業內第三。順風順水的南方證券吸收了大量的委託理財業務,並簽訂了大量保底合約,這是南方證券增資擴股的開始,也為後來南方證券背上包袱埋下了伏筆。 2001年行情急轉直下,南方證券開始難以為繼,機構債務近百億元,挪用客戶保證金等違法違規經營行為頻繁出現。2002年6月,前申萬總經理闞治東臨危受命,但仍未阻止危機的爆發。 2003年10月,南方證券大範圍爆發信用危機,委託理財客戶紛紛上門擠兌,南方證券生死懸於一線。當時,南證的客戶保證金存款約為80億元,委託理財規模也約在80億元。於是闞治東做出了一個驚人之舉——挪用客戶保證金用以償還委託理財客戶的投資本金。 闞治東意在破釜沉舟,但是之後市場行情沒有任何起色,拆東牆補西牆的做法讓南方證券的窟窿越來越大,2004年被政府接管,2005年破產清算,闞治東也因此身陷囹圄。 2007年庭審時的闞治東(右) 2005年8月1日,建銀投資宣布以3.5億元接手南方證券74家營業部和投資業務。9月28日,在此基礎上誕生的中投證券宣告成立。 與南證齊名的華夏證券,也深陷保底違規委託理財,挪用客戶保證金57億元之巨,被逼得採取高息攬存來歸還保證金,但卻導致其每年的財務成本增加3.5億元,最終難以收拾,於2005年被證監會撤銷業務資格。 除此之外,一線券商中,申銀萬國、國泰君安、銀河證券等公司也一度命懸一線,最終依靠央行通過匯金和建銀的巨額注資才勉強得以存活。 這段時間倒閉的券商還有很多: 大鵬證券、漢唐證券、聯合證券、閩發證券、天一證券、鞍山證券、新華證券、佳木斯證券、大連證券、珠海證券、富友證券、武漢證券、海南證券、雲南證券、德恆證券、恆信證券、中富證券、廣東證券、民安證券…… 王東明和他的中信證券 在那次券商的倒閉潮中,有兩家證券公司表現尤為亮眼,堅持純投行戰略的中金公司這期間坐上了國內券商的頭把交椅,同時也遭遇了有史以來最為強勁的對手——中信證券(600030)。 目前穩居國內券商龍頭的中信證券,同樣誕生於1995年,此前已經有多年券商從業經歷的王東明任公司總經理。雖然背靠中信集團,但是中信證券遠不如中金的出身尊貴,在投行和經紀業務上都不佔優勢,只能算作一家二流券商,而且為了省那麼一點所得稅,把註冊地從北京搬到了深圳。 不過中信證券一直都是中金堅定的追隨者,效仿中金專註于投行業務,甚少涉獵自營和委託理財業務,秉承並嚴格執行"有所為,有所不為"的宗旨,王東明的堅持使得中信證券在世紀之初迎來了重大機遇。 1999年增資時,中信證券從有限責任公司改製為股份有限公司,為上市做了準備。沒想到在籌備上市的過程中遭遇了當時最慘絕人寰的熊市,而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的中信證券幸運地逃過此劫,2003年成為國內第一家IPO上市的券商。 也是在這一年,諸如華夏證券、南方證券等行業巨人紛紛倒下,大半券商遭遇了滅頂之災,名不見經傳的中信證券開始崛起之路,並逐漸躋身券商的第一梯隊。 中信證券躋身第一梯隊的標誌性事件是,2003年在長江電力(600900)的IPO項目中,中信證券第一次戰勝中金公司,使之損失上百億的承銷業績。這是在A股市場上,中金公司的地位第一次被撼動。一年之後,武鋼的90億增發項目還是被中信證券拿下。 武鋼集團 圖片來源於網絡 依然是2003年,王東明升任中信證券董事長,開始全盤掌控這顆冉冉升起的新星。那四年的券商倒閉潮對於中信證券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王東明開始踐行他的大項目、大網絡、大平台的發展戰略,甚至豪言要做「中國版的高盛」。 中信證券的大項目戰略在1999年就已確立,經過多年深耕之後,2003年中信證券股票融資額排名市場第一,大項目戰略初見成效。此後,四大國有行A股上市,中信證券均為主承銷商或聯合承銷商,全中國只此一家。 2002年,中信證券啟動大網絡戰略,在一次內部辦公會上,王東明明確指出,「國有企業若不主動進取,等待別人來救你,那基本就沒大戲了,中信要趁着市場低迷進行擴張。」在國內券商普遍最差錢的時候不斷出手,吃掉總部位於山東、浙江的萬通證券、金通證券。 2005年8月,中信證券參与華夏證券重組,與建銀投資共同出資籌建中信建投證券、建投中信資管,分別受讓華夏證券的全部證券業務及相關資產和非證券類資產。時至今日,中信建投的英文名仍然沿用了華夏證券的China Securities。 2006年中信證券啟動大平台戰略,經過四輪收購,最終於2007年實現了對華夏基金100%的控股,新的華夏基金資產管理規模超2000億元,王東明任董事長。與此同時,中信完成對金牛期貨的收購,並設立金石投資,金控平台已初具規模。 境外市場,中信在香港設立了中信證券國際,是中信證券海外業務拓展的平台,第一筆業務就是中國銀行(601988)的H股業務,2012年又收購了法國里昂證券。 王東明藉助一系列的收購行動,使中信證券一舉確立了其行業龍頭地位,營業部數量從當初的45家增加到165家,總資產從2003年底的118.1億元增加到2007年底的1897億元。市值成倍增長,從2003年末的193.81億元增長到2007年末的2959.51億元。 除了一系列的收購,王東明又成功抓住機會,成為第二批股改的重點企業,當時不少投資者質疑其10送3.2股的補償標準較低,並對捆綁的3000萬股權激勵表示不解。然而在其堅持之下,最終這份股改方案獲得一致性通過。 因為股權激勵計劃,中信在迅速變強的路上也成功留住了人才,始終沒有遭遇人才流失的危機,其後國企股權激勵被叫停,王東明可謂抓住了稍縱即逝的機遇。 雖然中信證券在擴張過程中很好地控制了風險,但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2015年股災配合上海司度做空,成了中信證券歷史上最大的污點。 圖片來源於網絡 「做空主力」司度在2015年股災期間開設了多個融資融券賬戶,開展大規模融券交易並由此獲利。當年7月,司度的賬戶被交易所限制交易,隨後多家券商被證監會立案調查。證監會披露信息顯示,中信證券、海通證券、國信證券(002736)違規為司度提供兩融服務。 這可不是簡單的違規行為,當時完全是跟國家的救市大業背道而馳,2015年8月25日至9月15日,中信證券總經理程博明在內共計被抓高管11名,並在隨後領下3.7億元的頂格罰單,券商評級從AA級掉到了BBB級。 11月17日,中信證券黨委書記王東明宣布退休,次日卸任董事長的職務。至於王東明是不是因為億元罰單而引咎辭職,我們不得而知,但對於這位締造了中信帝國的券業大佬黯然離去,也由衷地感到惋惜。至此,中信證券的王東明時代告一段落。 王東明時代告一段落 然而造化弄人,就在前不久中信證券收到證監會的結案通知書,經審理,證監會認為中信證券的涉案違法事實不成立,決定該案結案。 中信證券也在2016年證監會劉主席造訪以後迎來了生機,當時劉主席說了三句話,「一是要把去年的曲折、失誤轉化為財富;二是要勇於擔當,成為資本市場的有力支持;三是要做行業的領頭羊,有所為、有所不為。」 2017年8月,證監會公布2017年證券公司分類結果,中信證券連升兩級,重回AA級。 中信證券自2006年超越中金公司成為券商凈利潤第一以來,已經將這一桂冠保持了12年之久。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鋅財經。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新闻会客厅】
    上一篇:這些年我們是如何計算地球年齡的? 科普貼請查收,娱乐八卦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广告服务 | 网站简介 | 服务条款 | 版权声明 | 隐私保护 | 网站地图 | 信息合作 | 联系我们
    武义县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备案号:津ICP备16005195号-1
    天津海淘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 
    浙公网安备 33072302100003号